提示

確定

首頁 > 投資觀點 > 廣發論市

行業分析 | 化工行業:龍頭受益全球經濟復蘇,長期關注新材料國產替代大變革

2021-02-23來源:廣發基金

  1 內需穩健、外需上揚,疫情下非常規的財政貨幣政策,疊加疫苗推行帶來的全球經濟復蘇和再通脹,帶來行業新一輪景氣周期

  整個2020年的化工行業發展經歷了一個前低后高、景氣逐步超預期的過程:1月以來行業需求延續了2019Q4的底部回升趨勢,但隨后在新冠疫情的沖擊下,原油及能化商品持續下跌,內需主導的相關品種需求遭遇重大打擊;2020年3月以后,隨著國內疫情向海外蔓延,全球宏觀需求進一步遭受重創,海外同樣經歷了一輪需求+供給沖擊,帶動國際原油價格跌落至19.9美元/桶(布油)、負值(美油),且全球相關化工順周期行業在2020Q1-2020Q2均呈現全行業虧損或僅行業龍頭盈利的狀態。

  在疫情肆虐、經濟和實體需求遭遇前所未有沖擊的態勢下,主要經濟體均采取了前所未有的非常規刺激政策。

  國內方面,3月后國內基建投資同比增速持續上揚;4月以后,隨著國內疫情基本得到控制,包括基建、地產在內的國內投資端相關數據均在2020Q2出現轉正;到7-8月,伴隨國內出行的逐步恢復,以家電、汽車為代表的可選消費端需求也開始陸續轉正;此后,國內疫情得到徹底控制,國內各項經濟數據在往年的旺季“銀十”基本出現全面轉正。

  海外的情況則相對復雜,海外第一波疫情的高峰在2020年5-6月結束,相關實體需求逐步有所恢復;此外,在海外低利率疊加直接向居民派發現金的財政刺激下,結合疫情后人群由聚居到“散居”的變化,歐美的地產銷售從底部開始逐步上揚,帶動相關后周期的可選消費品需求出現底部抬升,而且,由于海外低利率政策持續時間較長,在2020Q4之后,地產銷售帶動的耐用消費品及地產后周期化學品需求向上的趨勢出現加速。

  展望2021,隨著疫苗注射的逐步推行、全球需求的穩步向上,全球大宗商品價格及景氣度有望持續回升,這也將帶來全球定價的相關化工品種景氣度的上行,化工行業上升周期有望延續前2-3個季度的趨勢并出現加速。

  2 化工行業是中國具備全球比較優勢的特色產業,相關龍頭的國際競爭力突出,是周期中的“科技股”和“成長股”

  化工行業是周期行業中的“科技股”和“成長股”。

  說是“科技股”,化工其實并不是一個完全的生產工藝同質化、產品同質化的純大宗加工業,以MDI、氯化鈦白粉甚至部分石化產品為代表的大宗化學品,仍然具備較強的技術壟斷性。相關國際龍頭企業依賴技術保密性和壟斷性,在全球已經賺取了幾十年的壟斷利潤,而國內部分具備較強鉆研精神和科研能力的龍頭企業,通過多年的技術研發儲備,已經突破或正在開始突破部分海外化工龍頭賴以賺取高額壟斷利潤的細分市場,向著新的產業高地進發;一旦技術突破完成,其不僅能夠享受相關細分市場份額帶來的企業成長,長期ROE中樞也有望更上一個臺階。

  說是“成長股”,一方面,大多數大宗化學品由于其本身是作為替代性的材料,在全球需求仍然維持1.5倍GDP左右的增速,和部分長期增長中樞趨近于0的大宗品有著本質區別,龍頭企業本身通過份額提升,能夠享受超越行業增速的量增;另一方面,隨著過去四十年的發展,部分國內化工龍頭企業在已有一定利潤基礎、或者部分行政壁壘放開的條件下,已經逐步開始突破原有主業的天花板,在大石化+基礎化工+下游高端新材料的整個化工大產業中自主拓寬自身的賽道和能力邊界,逐步由原來的單一產品型公司向綜合性化工平臺進發,新產品、新賽道的開拓也必將為公司帶來可觀的成長。

  中國制造業具備的比較優勢在化工行業中體現得淋漓盡致:(1)勞動力人口紅利帶來單噸操作成本的明顯下降;(2)富煤的特征使得中國成為全球能源成本較低地區;(3)中國政府效率極高,帶來審批、環保、工業用地成本的綜合優勢;(4)工程師紅利:隨著以70、80后為代表的受教育人口逐步邁向40歲左右的黃金期,中國企業在工藝研發、產品精細化等研發領域的性價比全球最高,國內化工龍頭企業在部分高壁壘細分賽道的突破,多有賴于國內化工專業人才的成長和企業研發梯隊的成熟。

  疫情中,在海外工廠生產遲遲不能恢復的狀態下,以化工為代表的中國制造業展現出了無與倫比的疫情控制能力和生產穩定性;2020Q1-2020Q2,多個海外化工龍頭企業的季報均出現較大幅度虧損,而在2020Q2,國內化工龍頭企業在全球同行大多虧損的狀態下仍然實現了明顯盈利,體現出較強的經營韌性,Q2-Q4,還呈現出逐季向上的態勢。我們相信,在未來國內工程師紅利不斷加強、國內化工龍頭生產+研發體系越來越堅實的條件之下,中國化工龍頭企業在全球的話語權、定價權和市場份額均有望進一步加強,這和過去10年海外化工行業幾乎無資本開支,而國內化工龍頭快速擴產搶占市場的趨勢高度一致。

  3 長期關注下游新材料領域的技術/產品升級和國產替代機會

  除去受益于當前全球再通脹趨勢的中上游大宗化工品加工行業,中國化工產業的薄弱環節,即偏下游的新材料產業也有望在未來5-10年取得重大突破。

  在以往,由于新材料占下游成本比例偏低、材料更換需要的驗證成本極高,下游相關的電子、汽車等產業替換國產廠商的動力較弱;另外,新材料行業研發服務流程繁瑣、單一市場較小、投資回報見效較慢,也不為傳統的化工行業所重視,導致了國內該環節的薄弱。2019年,華為被美國制裁事件后,包括半導體材料、鋰電池材料等在內的尖端材料領域“卡脖子”的短板矛盾尖銳,相關產業的材料國產化逐步得到社會和產業界廣泛關注。

  對于下游企業來說,不更換意味著原材料供應將持續受到政治不穩定事件的影響;而對于新材料企業來說,資本市場的追捧也帶來融資能力的加強和下游相關產業的扶持。由于材料產業的替代并非一蹴而就,短期內還需要相關企業的持續認證、匠心打磨;我們對于新材料產業未來5-10年的發展保持高度樂觀。

  (作者:廣發基金研究發展部 王云驄)

  風險提示:基金有風險,投資需謹慎。本資料不構成本公司任何業務的宣傳推介材料、投資建議或保證,也不作為任何法律文件。本基金管理人承諾以誠實信用、勤勉盡責的原則管理和運用基金資產,但不保證基金一定盈利,也不保證最低收益。基金過往業績和獲獎情況不預示未來表現。投資者在投資基金前應認真閱讀《基金合同》和《招募說明書》等基金法律文件,全面認識基金產品的風險收益特征,在了解產品情況及聽取銷售機構適當性意見的基礎上,根據自身的風險承受能力、投資期限和投資目標,對基金投資作出獨立決策,選擇合適的基金產品。

相關閱讀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91国自产精品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