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確定

首頁 > 基金課堂 > 投資者教育 > 普法教育 > 普法資訊

投保基金張譽:共管賬戶提升證券群體性糾紛化解實效性

2020-05-14來源:新浪財經綜合

  證券糾紛調解在證券市場糾紛解決中發揮著其獨特的價值,一方面,調解制度自身的自愿、合意和保密在糾紛解決中有其獨特的功能優勢;另一方面,相關制度的出臺也為糾紛調解機制本身的實踐發展、調解機制與其他機制的銜接提供了政策上的支持。2019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發布的《關于依法公正高效處理群體性證券糾紛的意見(試行)》首次以司法規范性文件的形式明確了“共管賬戶”在群體性證券糾紛調解中的運用,規定“相關專業機構在調解期間,可與被告共同設立共管賬戶,由被告先行存入預付損失賠償金,用于調解協議生效后,被告向投資人支付損失賠償金”。調解的弱約束力往往導致投資者對調解的結果心存猶疑,并最終選擇尋求仲裁或訴訟途徑實現權利救濟,該制度作為傳統調解制度的重要補充,為有意通過調解化解糾紛的投資者提供了“定心丸”。

  在我國,共管賬戶常見于工程建設領域,由建設方和發包方簽署賬戶共管協議,并在銀行預留建設方的財務章和發包方的人名章,旨在實現對資金使用的監控,確保專款專用,防止建設方將資金運用于其他建設項目。在功能上類似于美國房地產領域用于專門支付房產稅、房屋保險的托管賬戶和英國私人財產交易中用于保管律師當事人款項的共管賬戶。將共管賬戶運用于群體性證券糾紛調解中,無疑是一項重大的制度探索與創新。

  一是提高了證券糾紛化解的實效性。新證券法以對普通投資者實行傾斜保護為基本理念,更加注重調解機制的便捷與高效。在我國,只有經人民法院確認的調解協議和人民法院制作的具有給付為內容的調解書才具有強制執行力,而其他調解協議僅具有合同效力。一般而言,證券糾紛案件具有明確的給付主體和給付內容,而現有制度背景下,僅可通過司法確認程序賦予調解協議強制執行力,該種由違法責任主體和調解組織設立共管賬戶并運用于證券糾紛調解的模式可以作為調解制度靈活性的重要補充,通過封閉式的資金監管和專款專用以保證糾紛調解的實效性,同時,有效彌合了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與經濟體系建設高速發展的斷層,為調解協議的及時履行提供了重要保障。

  二是強化了投資者保護機構的專業性。相較于傳統的民商事案件,證券侵權類案件具有當事人眾多、涉案金額大、案件類型復雜、糾紛內容專業等特點,以證券虛假陳述案件為例,關涉因果關系、系統風險、投資差額損失計算等實體爭議,理論界和實務界尚未形成統一觀點,在此背景下,相關各方對投資者保護機構作為專業機構的期待越來越高,解決機制既要符合群體性糾紛化解規律又要符合中國國情。共管賬戶調解模式下,投資者保護機構不僅扮演著傳統調解組織“中轉站”的角色,還憑借其公信力、獨立性和專業性充當重要的“信用擔保人”。

  三是實現了多元民事賠付格局的系統化。新證券法確立了多元民事賠付格局,包括中止/終止調查制度中的民事賠付、中介機構的先行賠付,以及具有中國特色的集體訴訟制度等。其中,對應中止/終止調查制度有行政和解金的管理,對應先行賠付制度有專項基金的管理,對應代表人訴訟制度有賠償金的派發安排,確立共管賬戶調解模式將有利于實現證券領域民事賠付的系統化、一體化建設,助力在較短時間內實現大規模爭議的一次性解決。新證券法拓寬了投資者的維權路徑,傳統訴調對接的外延也被大大擴展,在多種糾紛解決機制并存的情況下,如何最大程度發揮共管賬戶調解模式獨特的功能優勢,形成相互補充、良性發展的多元化中國特色證券群體性糾紛解決格局仍是亟待挖掘的重大課題。

  共管賬戶模式在證券糾紛調解領域的先行先試已取得了規模化成效,未來,在制度完善、流程設計、風險防范與風險隔離等方面仍有待進一步探索。(本專欄由投保基金公司和中國證券報聯合推出)

  

相關閱讀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91国自产精品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