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確定

首頁 > 基金課堂 > 投資者教育 > 反洗錢 > 反洗錢資訊

廣東轄區洗錢罪典型案例展播|⑦廣東珠海黃某明、東莞袁某志涉走私洗錢案

2021-09-26來源:中國人民銀行廣州分行

  【涉走私洗錢罪簡介】

  走私罪是洗錢罪的七類上游犯罪之一。依據《刑法》191條規定,洗錢罪是指為掩飾、隱瞞毒品犯罪、黑社會性質的組織犯罪、恐怖活動犯罪、走私犯罪、貪污賄賂犯罪、破壞金融管理秩序犯罪、金融詐騙犯罪的所得及其產生的收益的來源和性質,而提供資金賬戶的,或將財產轉換為現金、金融票據、有價證券的,或通過轉賬或者其他支付結算方式轉移資金的,或跨境轉移資產的,或以其他方式掩飾、隱瞞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來源和性質的行為。其中,走私罪包括走私武器、彈藥罪,走私核材料罪,走私假幣罪,走私文物罪,走私貴重金屬罪,走私珍貴動物、珍貴動物制品罪,走私國家禁止進出口的貨物、物品罪,走私淫穢物品罪,走私廢物罪,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罪等。

  人民銀行廣州分行首次成功

  推動轄內涉走私洗錢案件判決

  ----廣東珠海黃某明、東莞袁某志涉走私洗錢案

  ★案情簡介

  (一)珠海黃某明涉走私洗錢案。自2018年起,黃某明受“豪哥”(另案處理)雇請,使用其名下的銀行賬戶為“豪哥”收取、轉移走私油品所得款項并轉交給“豪哥”指定的人員,共計人民幣約44萬元。2021年2月3日,珠海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洗錢罪判處黃某明有期徒刑3年、緩刑3年6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5萬元。

  (二)東莞袁某志涉走私洗錢案。2018年5月至2020年5月期間,袁某志在明知曾某玲、章某秋(另案處理)從事走私犯罪的情況下,為掩飾、隱瞞其來源和性質,仍然多次幫助曾某玲、章某秋將人民幣兌換成美元,并協助將資金匯往境外,共計人民幣17355.74萬元,非法獲利34.71萬元。2021年9月1日,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袁某志犯洗錢罪案作出終審裁定,判處袁某志有期徒刑6年,并處罰金100萬元。

  ★洗錢的主要手法

  (一)提供個人銀行賬戶并協助提現或轉賬轉移資產。2020年9月7日晚,黃某明按照“豪哥”的指示,攜帶通過其名下銀行賬戶收到的款項前往斗門區某橋西側橋墩下,將款項交給停靠在該地的一艘船舶上的人員,并親眼目睹現場人員從上述船舶上卸載油品的情景,知悉“豪哥”等人在走私油品。同年9月9日至19日,黃某明協助“豪哥”等人多次收取、轉移走私油品貨款,共計人民幣439389元。

  圖示1:珠海黃某明涉走私洗錢案

  (二)通過控制多個個人銀行賬戶協助兌換外匯轉移至境外。袁某志未經國家有關主管部門批準的情況下,非法經營外匯兌換業務,在上游客戶羅某鋒(另案處理)報價的基礎上,加價與下游客戶進行兌換,從中賺取差價牟利。2018年5月至2020年5月期間,袁某志在明知曾某玲、章某秋從事走私犯罪的情況下,與兩人商談好兌換匯率、兌換金額后,袁某志通過其控制的李某、張某等人的銀行賬戶收取曾某玲、章某秋轉入的人民幣,扣除自己的獲利,將剩余人民幣轉給上游客戶羅某鋒指定的銀行賬戶,并將曾某玲、章某秋提供的香港收款賬戶發給羅某鋒。羅某鋒收到款項后,通過香港的銀行賬戶將相應的美元轉入曾某玲、章某秋提供的香港收款賬戶中。經查實,袁某志為曾某玲、章某秋非法兌換外匯并將資金匯往境外,金額共計人民幣17355.74萬元,非法獲利34.71萬元。

  圖示2:東莞袁某志涉走私洗錢案

  ★司法認定難點

  (一)洗錢罪主犯抑或走私罪從犯的認定。珠海黃某明涉走私洗錢一案中,辯護人提出黃某明的犯罪應定性為走私罪的脅從犯,而不應定為洗錢罪的主犯。對此,法院認為,一是黃某明在供述中提到其在知道“豪哥”從事走私犯罪后,曾向“豪哥”提出不愿再繼續協助其轉移資金,但最終被“豪哥”說服并決定繼續協助“豪哥”,因此并不存在被“豪哥”脅迫的情形;二是根據法律規定,脅從犯是被迫參加犯罪的人,即在他人威脅下不完全自愿地參加共同犯罪,并在共同犯罪中起較小作用的人,脅從犯所受到的脅迫必須能夠達到抑制其意志自由的程度,但在案證據無法證明“豪哥”的威脅足以抑制黃某明的意志自由。綜上所述,應當認定黃某明為洗錢罪的主犯而非走私罪的從犯。

  (二)被告人“明知”的認定。東莞袁某志涉走私洗錢一案中,辯護人提出本案證據不足以證實被告人袁某志明知或應知上游客戶資金為走私犯罪資金。對此,法院認為,認定洗錢犯罪的主觀明知應當結合被告人的身份背景、職業經歷、認知能力、接收的信息,與上游犯罪人員的關系、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種類、數額、轉移方式,以及供述、證言等主、客觀因素,進行綜合分析判斷。本案中,一是袁某志曾有過代理報關工作的從業經歷且曾因涉嫌走私犯罪被采取強制措施,承認其非法為曾某玲兌換美元;二是曾某玲、章某秋對于公司走私凍肉并通過袁某志兌換美元向境外供應商支付貨款的經過予以供認,且兌換經過與袁某志的供述一致;三是袁某志、曾某玲、章某秋三人建有微信群,袁某志沒有要求提供任何單據;四是微信群聊天記錄顯示有章某秋發送的提及上游走私凍肉違法犯罪活動的表述。依據上述,結合袁某志的從業經歷,以及本案非法兌換行為持續時間長、次數頻繁、涉及金額大(約1.7億元)、不核實任何票據等特征,應當認定袁某志對于上游資金為走私犯罪資金并協助轉移至境外為明知。

  ★多方合力推進洗錢入罪

  (一)海關部門、公安機關發揮的職能作用。一是海關部門依法查緝洗錢罪上游走私犯罪案件,對走私犯罪案件和走私犯罪嫌疑人依法進行偵查、執行逮捕和預審,偵查終結后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二是公安機關與海關緝私部門加強溝通協調,第一時間對涉嫌協助走私違法犯罪活動轉移資金的犯罪嫌疑人開展立案偵查,并在案件偵破后,以犯罪嫌疑人涉嫌洗錢罪將案件移交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二)人民銀行發揮的職能作用。一是積極參與公安部門的聯合行動,協助查凍銀行賬戶。在公安局打擊地下錢莊及上游犯罪的抓捕收網行動中,人民銀行充分發揮職能優勢,協助公安部門快速查詢凍結一批涉案銀行賬戶,為順利開展收網行動提供有力保障。二是深化銀檢合作,共同推動洗錢案件移送起訴。人民銀行與檢察院就加強反洗錢協作配合召開座談會,達成共識,形成良好的溝通機制,因此人民銀行能夠及時掌握洗錢案件辦理情況,推動檢察機關積極介入,為偵辦洗錢案件提供必要的協助。三是深化行刑工作合作,切實加大轄區打擊洗錢犯罪力度。在涉走私洗錢案件中,人民銀行主動前往人民法院向主審法官解讀案件涉及到的企業進出口、收付匯等政策,以及走私常見的付款方式,并與人民法院就推動洗錢入罪判決開展座談,就加強溝通、提高洗錢入罪工作認識、建立長效合作機制等方面達成共識。

  (三)檢察院、法院發揮的職能作用。一是檢察院加強與海關部門、公安機關的協調溝通,適時介入海關部門走私案件,并對公安機關以涉走私洗錢罪立案偵查給予指導,對移送審查起訴的走私罪、洗錢罪案件進行審查,并決定以洗錢罪對涉案被告提起公訴。二是法院在案件的審判中對被告人系洗錢罪的主犯而非走私罪從犯、被告人對上游走私犯罪系“明知”提出充分的認定理由,最終以洗錢罪對被告人予以判處。

  ★案例評析

  根據《海關法》的規定,《刑法》第151、152、153、154、155條和第347條規定的走私武器、彈藥罪,走私核材料罪,走私假幣罪,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等一系列走私犯罪均由海關緝私部門實施管轄,開展案件的偵查、拘留、執行逮捕和預審。而《刑法》第191條洗錢罪則由公安機關實施管轄。由于上游犯罪走私罪與洗錢罪的管轄部門不同,涉走私洗錢罪的立案、偵查、起訴以及成功宣判尤為困難。本期案例展播中的兩個案例是廣東轄區首宗和第二宗涉走私洗錢罪案件,標志著司法機關打開了洗錢罪判決的新思路和新局面,對涉走私洗錢案件的立案偵查、起訴審判具有指導性意義。

相關閱讀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91国自产精品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