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確定

首頁 > 基金課堂 > 投資者教育 > 反洗錢 > 反洗錢資訊

【反洗錢案例】兄弟串通洗錢3889萬,貪官洗錢都有哪些花樣?

2021-02-08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王卓報道 日前召開的打擊外匯違法犯罪工作視頻會議公布了一組數據:2017年以來,國家外匯管理局與公安機關聯合破獲匯兌型地下錢莊案件300余起,查處通過地下錢莊非法買賣外匯案件6000余起

  近年來,我國在反洗錢領域的監管力度不斷加大。眾所周知,腐敗犯罪與洗錢犯罪密切相關,腐敗分子有的境內辦事、境外收錢,有的將贓款通過地下錢莊轉存境外,妄圖瞞天過海。

  作為“天網2020”行動的重要組成部分,2020年中國人民銀行會同公安部等相關部門繼續開展預防、打擊利用離岸公司和地下錢莊向境外轉移贓款專項行動。

  腐敗犯罪與洗錢犯罪如影隨形,洗錢活動方式不斷更新且更加隱蔽

  2020年8月31日,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就被告人彭耀峰犯受賄、洗錢罪案一審公開宣判,判處其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此案受關注的一個原因是,彭耀峰為“紅通人員”彭旭峰之弟。兩人相互串通洗錢的細節也在庭審中被曝光——彭耀峰按照彭旭峰的安排,通過其實際控制的他人銀行賬戶,將彭旭峰受賄所得人民幣3889.8856萬元分別兌換成美元、歐元、澳元轉移至境外,其行為已構成洗錢罪

  洗錢是指在明知某項資產來源于上游犯罪前提下,通過轉移、轉換等方式故意掩飾、隱瞞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來源和性質,或者協助某項來源不明的資產進行轉移、轉換等

  當前,腐敗犯罪與洗錢犯罪如影隨形,腐敗分子向境外轉移資產尤其是大宗資產是其洗錢的主要方式。我國刑法第191條明確將貪污賄賂犯罪規定為洗錢罪的上游犯罪。

  隨著社會的發展,涉腐洗錢行為方式不斷更新且更加隱蔽,主要包括以下五種常見方式:一是利用金融業務,包括廣泛使用各類銀行業務掩飾隱瞞贓款,部分案件還涉及證券、保險業務;二是投資入股公司,包括在利益相關公司入“干股”或匿名持股,利用近親屬或密切關系人持有利益相關公司股份等;三是通過購買或持有不動產,包括以本人或者近親屬名義持有外地(包括外國)房產、實際占有和使用他人房產、低價購買或高價出售房產賺取差價;四是利用現金,如直接接受和使用現金,或收受現金隱蔽保存;五是通過多種渠道將贓款向境外轉移,如通過地下錢莊向境外賬戶轉移贓款,將子女、親屬送至海外居留并以現金、分拆購匯、兌換虛擬貨幣等方式跨境轉移資金等。

  現實中,涉腐洗錢往往與金融活動聯系在一起,從而實現腐敗資產的轉移和偽裝,使其在形式上合法化

  “百名紅通人員”當中,仍在逃的原四川移動公司數據部總經理、無線音樂運營中心總經理李向東,就是通過在香港開設離岸賬戶大肆洗錢,并逃往加拿大。

  不少貪腐及外逃人員都對離岸金融中心產生了“濃厚興趣”。腐敗分子利用在離岸金融中心設立賬號或“空殼公司”將非法資產轉移至境外,同時通過投資移民方式獲得國外護照或永久身份,給反腐敗和追逃追贓工作制造各種障礙。

  打擊利用離岸公司和地下錢莊轉移贓款,切斷腐敗資產外流渠道

  為預防洗錢活動,維護金融穩定,遏制洗錢犯罪及相關犯罪,我國制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反洗錢法》并于2007年1月1日起施行。反洗錢法第四條規定,國務院反洗錢行政主管部門負責全國的反洗錢監督管理工作。國務院反洗錢行政主管部門、國務院有關部門、機構和司法機關在反洗錢工作中應當相互配合。

  從2015年4月起,人民銀行牽頭開展的打擊利用離岸公司和地下錢莊向境外轉移贓款專項行動被納入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部署的“天網行動”,由此可見,反洗錢對于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具有重要意義。

  2019年,湖南省公安機關成功打掉一個企圖為外逃“紅通人員”跨境洗錢的地下錢莊團伙,主要犯罪嫌疑人鐘某被依法刑事拘留。這起案件線索是湖南省紀委監委在對彭旭峰的追逃過程中發現、移送公安機關立案偵查的。彭旭峰、賈斯語夫婦潛逃美國后,企圖通過鐘某等人經營的地下洗錢渠道非法轉移資金,被湖南省追逃辦及時發現并依法打擊。

  此外,我國近年破獲的多起地下錢莊案件中,以比特幣、泰達幣等虛擬資產作為洗錢工具的現象值得重視。自2017年《關于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發布以來,多家虛擬資產交易平臺遷往境外,通過海外架設服務器等方式繼續為國內用戶提供服務。地下錢莊借助虛擬貨幣匿名化、無國界、點對點支付等特點,將境內贓款通過場外交易等多種方式兌換成虛擬資產,并在境外虛擬資產交易平臺進行變現,最終實現贓款的跨境轉移。

  利用反洗錢情報信息追蹤腐敗分子及贓款,在境外追訴,有力提升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質效

  反洗錢工作本身也可直接服務于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

  一方面,可在境外開展異地追訴洗錢罪。在“百名紅通人員”李華波一案中,我方正是以《聯合國反腐敗公約》為法律基礎與新加坡開展合作,新加坡以洗錢罪對李華波立案偵查并逮捕,待其洗錢罪執行完畢后被遣返回國。

  另一方面,可利用反洗錢情報信息追蹤腐敗分子及贓款。通過人民銀行對腐敗資產在國內的轉移軌跡進行監測和調查,通過人民銀行向境外金融情報機構(FIU)提出協查請求,搜集腐敗資產向境外轉移以及在不同國家和地區之間轉移的線索和證據,為國際追逃追贓提供關鍵信息。

  目前中國反洗錢監測分析中心(以下簡稱反洗錢中心)已與包括美國、澳大利亞、新西蘭等追逃追贓主要目的地國在內的56個國家(地區)的金融情報機構簽署了諒解備忘錄。

  近幾年來,各級人民銀行反洗錢部門向各地紀委監委主動移送涉腐線索、配合各地紀委監委協查涉腐案件近4800起。

  刑法修正案(十一)把“自洗錢”明確為犯罪,為有效預防、懲治洗錢違法犯罪提供充足法律保障

  我國刑法之前并未將“自洗錢”行為規定為犯罪,即腐敗分子清洗本人犯罪所得及收益的行為不在貪污賄賂犯罪外單獨認定洗錢罪。

  2020年12月26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四次會議通過刑法修正案(十一),對洗錢罪條款進行了修改,將實施七類犯罪后的“自洗錢”明確為犯罪,同時完善有關洗錢行為方式,增加地下錢莊通過“支付”結算方式洗錢等。

  “此次修訂可以規制與上游犯罪分離的‘自洗錢’行為,如上游犯罪人將境內的犯罪所得轉移到境外的情形,是對‘自洗錢’和洗錢犯罪科學認識的不斷深入,有助于進一步維護國家金融管理秩序,實現對洗錢犯罪的全面打擊。”北京師范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院教授張磊說。

  持續加大對涉腐洗錢犯罪的打擊力度,精準破解境內交易與境外套現交織問題,讓贓款在境內“藏不住、轉不出”

  2020年4月,根據“天網2020”行動總體安排,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組織全國紀檢監察機關開展2020年職務犯罪國際追逃追贓專項行動。專項行動工作方案要求,持續加大追贓工作力度,繼續將2020年作為“追贓工作年”,推動公安機關、人民銀行加大對涉腐洗錢犯罪的打擊力度,精準破解境內交易與境外套現交織問題,確保贓款在境內“藏不住、轉不出”。

  2020年以來,外匯管理局配合公安機關重點破獲一批地下錢莊大要案,查處交易對手1700余起,罰款超5億元人民幣。

  通過離岸中心洗錢,是當前的打擊難點。不少腐敗分子正是看上了離岸金融市場的便利特征,通過離岸金融市場的賬戶向外轉移非法資產

  針對這一問題與當前存在的法律與監管難點,G20反腐敗追逃追贓研究中心研究員楊超建議,出臺重點監測的“黑名單”,對特定國家或地區,如對于來自避稅港型離岸金融市場銀行、公司的交易給予特別關注,對這些國家和地區的賬戶審查和交易實施強化標準。

  近日,多地多部門關于數字人民幣試點的進展被接連披露。數字人民幣實際上是人民幣的數字化,是數字形式的人民幣。“數字貨幣”時代的到來將對涉腐洗錢犯罪形成有力震懾。

  “作為支付工具,在設計中,根據客戶身份識別強度的不同,把數字人民幣錢包分成幾個等級。如果是進行大額支付或者資金轉移,則必須申請實名錢包。對于大額的貪污賄賂以及洗錢等行為來說,由于在信息上是實名的,能夠為案件調查和資金追蹤提供相應幫助。”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說。

  反洗錢案例鏈接:兄弟串通洗錢3889萬,貪官洗錢都有哪些花樣?(含視頻)

相關閱讀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91国自产精品中文字幕